中卫新闻网
中卫政府网 | 网络举报APP下载
  首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印象中卫 | 经济 | 民生 | 旅游 | 文化 | 法制 | 文明之窗 | 健康家园
 
安得广厦千万间 ——改革开放40年我的住房变迁
中卫新闻网(www.nxzwnews.net)   2018-09-06  字体: [][ ][ ] 

  “居者有其屋”,是2000多年前孟子提出的一个梦想。衣食住行,乃每个人生活的四大要素,我的住房变迁史就是中国千家万户的一个缩影。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窥一斑而知全豹。改革开改以来,我从集体宿舍到砖房,再到住宅小区单元房,这都应归功于党和政府,归功于新中国和谐稳定的发展环境。历史和现实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现在我们的美好生活。

  1982年7月,大学毕业后, 我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迈入校园,成为海原县城一所重点中学的教师。然而,眼前的情景却让我失望:这个所谓的县城重点中学,建在一面山坡上,北高南低,西坡东坑,破旧不堪的教师宿舍分布在各个角落,有的房顶还苫了塑料油布;几排蓝砖青瓦的老教室,与土木结构的教师宿舍混杂在一起。坡下操场上除了通往校门口的不到三米宽的大道用废旧砖头铺设外,其余部分黄土裸露。如果不是操场北面一栋刷白了的教学楼、老师的讲课声和学生们的读书声,还真以为走进了某单位的家属区大院。

  校长姓纳,他很关心我们这些刚分配来的新教师的生活起居,总务处把一间破损的教室用三合板隔离开,三等分为三间,中间一间给我和田兴礼老师做宿舍,东西隔壁分给两对新婚夫妇。

  背靠一段老城墙,面对师生旱厕 ,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成了我的安身之所。两张单人床只能呈“L”状床尾对床尾摆放, 两张旧课桌,两把椅子,靠门边是烤火用的铁炉子,两个箱子几乎占满小屋,有人来访得脱鞋盘腿坐床上。住房依地势建在坑里,出屋转身拾阶而上,不远处有个专为单身和“一头沉”教师开设的食堂。食堂边的大树下有一个公用水池,学生放学后,水池周围成了聚会场所,老师们也从四面八方聚拢,提水、洗衣、淘菜,说说笑笑、热热闹闹。

  寒舍虽窄心地宽,三尺讲台乐奉献。每天和学生打交道,时间过得飞快。两年后,我被调到另一所中学,任办公室主任。这所学校住房同样紧张,尽管如此,学校还是硬挤着把9平方米的总务处库房腾出来,作为“新居”,欢迎我这个年轻的办公室主任“下榻”。

  搬进去那天,我仔细打量新居,房子是“起脊”式的红砖红瓦砖木结构,屋内白粉刷层和门窗油漆已经脱落。住房虽然破旧,光线不好,有些潮湿,可思忖着在这座县城里,终于有个属于自己的住房,也就释然了。在清扫时,却发生了意外:当我踏在地面,感觉脚下空洞,稍一使力——“噗通”!瞬间我半个身子随地面下沉,回过神来,已陷进坑内,急忙从坑内爬出来,坐在坑边发呆,心有余悸。其他老师闻讯赶来,见屋内陷一大坑,大家莫名其妙,面面相觑。有位老教师蹲下仔细打量后说,这房下是个老鼠通道,可能老鼠长期挖掘和行走,地下掏空致地面塌陷。搁现在,它就是标准的危房。

  在“危房”里住了几年之后,1989年我被调到中卫乡下一所学校任校长,办公室主任变成了校长,也算是“提拔”了。到校后,我惦念的仍然是住房。对尚未成婚的大龄青年来说,房子是头等大事。总务主任理解我的心思,说已经腾出一间办公室作为我的住房,住房和学校的会议室顶棚以上通透,“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界墙不隔音。好在,房子带一个不到三平方米的套间,房前有一株高大的槐树,可观闻风声雨声,可乘凉可晾晒衣服,也算是对忙碌生活工作的一点补偿吧。

  1991年,在这间办公室兼宿舍的住房里,我娶妻生子,告别了单身生活。儿子出生后,就把母亲接来帮着带儿子,腾出小套间作为母亲的卧室。房前就是学校围墙,妻子经常坐在围墙下洗衣服、拣菜、晾晒衣服,夏天则放一个洗衣服的大铝盆,晒热水把儿子放在里头洗澡。

  再次搬迁已是而立之年。1994年我到柔远中学任教,可住房依然老旧简陋,窗不挡风,瓦不遮雨,冬难御寒,夏天酷热,厕所与学生共用。厨房因紧邻道路,灰尘与蚊子时常光顾,有时正炒菜,蚊子萦绕在炒锅上方,俯冲到锅里与菜一起翻炒;有时正做饭,一阵大风袭来,卷起厨房上盖的石棉瓦,瓦上灰尘倾倒锅里。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朝思暮想着改变居住条件。

  1995年,柔远镇人民政府为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稳定教师队伍,改善教师的住房条件,在紧邻学校的西边征地,采取政府、学校、个人三方出资的方式建造教工宿舍。同年底,投资40余万元的教工宿舍一期竣工,共12户,单门独院,混凝土结构。1996年3月开始,符合条件的住户出资1万元后,都陆续搬进了新的教工宿舍。我分到的是6号室,建筑面积130多平方米。入户门朝南,进门右边是厨房间,靠北的窗户下面水池、灶台都已经砌好,地上贴了10厘米见方的暗红色地砖。穿过厨房,里面是一个客厅兼饭厅,面积虽然不大,但实用。客厅南面是两个朝南的房间,西边一个房间外有阳台。客厅西边是小书房,东边是卫生间。卫生间的浴缸、洗手池、抽水马桶都已装好,地上贴了地砖,墙壁上从地面到1米高的位置贴了白色墙砖。教师们住上了功能齐全的套房,达到了康居水平,从心底里感谢地方党委、政府和学校对教师的关心。

  1998年6月,原中卫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县城建设住宅小区,以安居房的形式,政府无偿划拨土地,以优惠价解决专业技术人员急需的住房问题,鼓励专业技术人员在中卫安居乐业。2000年9月,我们成为第一批享受政策红利的家庭之一,买到了中山小区一套81平方米的住房,总购置费5万元不到。经过装修,2001年4月底,我告别居住了12年的单元住房,乔迁到中山小区新居。套房设计合理,采光充足,各个功能区规划合理。

  我现在居住在市区紫东苑小区的小高层,5楼,面积128平方米,这套住房是我改善性住房选择的结果。2013年我用积蓄交了首付,又用住房公积金贷款,购买了这套临街向阳且带电梯的单元房,连装修共花了67万元。小区每幢楼的单元门前都设置了楼宇对讲机、垃圾箱,物业公司的保安在出入口24小时值班,定期在小区进行巡视,保洁人员负责垃圾清运和保洁工作。小区内绿树成阴,道路宽敞,公共设施完备,可以说是房在园中,路在绿中、人在景中。我们再次享到了中卫改革开放的成果。

  我已在教师岗位上工作了36年,36年,弹指一挥间,抚今追昔,西瞰老城全貌,北眺北山沙海,南览新区新貌,中卫,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在改革开放中,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并将越来越美好。

【编辑】:黑占财 【责任编辑】: 【稿件来源】:中卫市新闻传媒集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