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新闻网
中卫政府网 | 网络举报APP下载
  首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印象中卫 | 经济 | 民生 | 旅游 | 文化 | 法制 | 文明之窗 | 健康家园
 
四十年的日子 一直在路上
中卫新闻网(www.nxzwnews.net)   2018-09-01  字体: [][ ][ ] 

  黄土路、机耕道、水泥路、沥青路……时常闲暇时,家乡路的图景像一幅幅定格了的电影画面一样在我脑海里不停地切换。路上的变化,盈满了心路感慨,路上的风景,承载着满满的记忆。

  我的老家地处陶乐县黄河以东,临河环水,东近毛乌素沙漠,四百多户人家坐落黄河岸边。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村里没通公路,黄河也没有架桥,与外界连接的只有一条渡船。

  小时候,在那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喊,运输基本靠背”的年代,村民在黄土小路上用双脚丈量着生活的艰辛。我家距离县城大约10公里,队里社员日常用度、集体的化肥种子,生产生活物资,都组织社员进城购买再赶趟背运回来,往返一个来回需要好长时间,有时白天生产队忙农活,只能让社员趁夜里摸着夜色往回背。一次,我跟随父亲进城背大队供销社的货物,夜幕下的黄土路格外难走,父亲左手握住手电筒,右手紧拽着背绳,肩背百余斤货物。手电筒忽明忽暗,父亲深一脚浅一脚地赶路,回到家里已是大半夜。小时候一直觉得父亲的肩膀像铁打的,整天背背扛扛,累而不懈。直到有一次瞅见父亲换衣服时肩膀上的一道道血痕,我的心揪得紧紧的,想抚摸父亲那红红的肩膀,却被他严厉的目光制止。

  土路也是儿时的求学路,每天大清早腾着半尺深的尘土一路奔跑到学校,可放学后像泄了气的皮球慢腾腾地挪着沉重的步子,光着脚丫子,愁眉苦脸地饿着肚子回家。若是遇上下雨天,土路瞬间泞泥不堪,一步三滑,趔趄着艰难地行走。这时候不管多忙父亲都会举着雨伞接送我上学。要是半路遇雨,要么躲进路边大树下,要么就近找农舍,等待雨停。要是赶上风沙天气,风刮起的沙尘会弥漫天地间,眯住了双眼,不辨东西,凭印象赶路上学,一来二去,懂得看云识天气的大人们干脆在我们的书包里塞一张一米多长从化肥袋子里撕下来的塑料,告诉我们要是遇上下雨可顶在头上。然而还是有意外发生,每年都有学生在上学路上失足落入水渠、黄河丧生。

  那是1986年,我考到离家10公里的县城中学上学,路远要住校,步行上学不可能了,最好是有辆自行车。可春上我家刚刚盖了新房,家里境况窘迫,无论如何也买不起一辆自行车的。开学的日子,我知道家中的难处,只字没提自行车的事,暗自决定步行上学。因为远,天没亮就开始出发,晚上太阳落山才回到家。看到我每天筋疲力尽满头大汗的样子,母亲背地里流了不少眼泪。 那时候,同村的伙伴不管新旧都有一辆自行车,他们看见我步行实在是太累了,就偶尔捎上我一段,但土路难行,浮土半尺深,捎上人往往东歪西倒,慢不说,还会摔跟头。一次,我和发小骑车上学,半路上滑到了水渠里,发小摔伤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再说那年月,自行车很金贵,谁都知道骑车带人费车子,所以我也不让其为难,坚持自己慢慢走。

  母亲上火啊,来回20公里地!给我买一辆新自行车成了她的心病。母亲咬紧牙关,自己做主,把家里3只羊赶到集市上卖了,又问大舅借了40元,从五金商店买回了那辆飞鸽牌加重自行车。母亲如释重负,我也高兴不已。有了自行车上下学,虽然是土路,但节省了时间,我还有空帮母亲干农活。三年后,我如愿考上了大学才了却了母亲的一桩心事。 在那条崎岖的土路上,那辆飞鸽牌加重自行车没少为我们家卖力气。我上学,父亲养羊去集市卖羊羔,我驮着姐姐卖菜,回家走的都是那条土路,骑的都是那辆自行车。那条土路那辆自行车载着我们青春的梦想,一步一步把我送到了远方圆梦。

  1992年5月,乡政府组织村民修建通村公路。村民投工投劳,早出晚归,仅用半年时间就修起了10多公里长的公路。说是公路,其实就是铺了沙石的机耕道,弯道多、路面窄,但村民很满足,至少村里响起了汽车轰鸣声,减轻了村民人力运输之苦。因为通路,村民开始种植糖萝卜,有了稳定的收入。然而,夏天的雨季连绵不绝,机耕道经常被雨水冲刷得遍体鳞伤,村民自发出工抢修,如同自家农具,坏了修,修了又坏,周而复始。

  日子,一直在路上。2008年,自治区村村通硬化路的东风吹到我的家乡。国家投资,从陶乐镇到村里修通了10多公里长的硬化水泥路,机耕道被截弯取直,全程缩短至10公里,路宽6.5米,水泥混凝土路面。这条水泥路如玉带般将村子与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2013年,这条路升级改造成了二级沥青乡村公路。

  要致富先修路,陶乐设施蔬菜、沙地药材、农副产品……当地村民产出的“土特产”在互联网上传播,客商们纷至沓来。昔日“老乡见老乡”的公路上,多了很多生面孔。在外务工的发小最先嗅到商机,2014年返乡建起三层洋房,养殖200多只盐池绵羊,办起农家乐,收入比在外务工还高。堂弟在外务工,三年前建起新房,还购买了摩托车,骑车赶场、接送学生成为堂弟生活的一部分。老家父老日子过得殷实,家家户户有存款,去年人均纯收入过万元,早已甩掉贫困村的帽子。经常听母亲在电话里报喜:父母长期患病的陈大头买了小汽车,外出打工的光头王五带回来一个山东媳妇儿……母亲成了一个快乐的传话筒,让我第一时间分享到了村里的新鲜事。

  今年开斋节,我回老家打算接父母到中卫居住,可父母仍像以前一样执意要留在村里。父亲一字一顿地说:“咱这里现在交通方便了,收入也不错,不比城里差,待着舒心踏实。”我还能说什么,只好顺着父亲。晚饭后,我随父亲行走在儿时的小路上,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绿色,哪还有路的踪迹。父亲佝偻着身子扒开半人高的草丛,在前面蹚出一条路来,边走边说:“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闻,这个搞得好,咱老百姓得实惠……”

  4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让家乡的路由弯到直,由窄变宽,由松变硬,在家乡架起了经济腾飞的黄河大桥,家乡变得更有颜值。我始终坚信:路是人走出来的。我和家乡人一直行走在改革开放的路上。

【编辑】:俞雪峰 【责任编辑】: 【稿件来源】:中卫市新闻传媒集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