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王学仲先生游沙坡头
中卫新闻网(www.nxzwnews.net)   2020-12-14  字体: [][ ][ ] 

  □ 俞学军

  1999年的6月,中国西部经贸洽谈会在银川隆重举行。为了推动“文经结合”,主办方邀请了一批全国知名的书画家到场助兴。期间,他们到沙坡头景区观光游览。我当时是中卫县分管文化旅游的副县长,负责对他们的接待。从名单中,我看到了有王学仲、邹德忠、陈曦明、何满宗、纪光明等一批知名书画家。尤其是王学仲,可是当代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师,在书法、绘画、诗词、治印、文赋、文艺评论等诸多领域建树颇丰,是新文人画派的领军人物,黾学的创始人。于是我暗自思忖“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向王老讨教一些书画方面的问题。”

  夏日的沙坡头,阳光明媚,万物争荣,山河映照,景色十分宜人。大约下午五时许,我们在沙坡山庄前迎来了书画家观光团,有十七八个人。下车后,我和当时的旅游局局长徐晓平与观光团成员一一握手。当轮到王学仲时,我看到他身材魁梧,精神矍铄,完全看不出是七十多岁的老人。随后,沙坡山庄的工作人员宣布住宿名单,并领他们逐个进入到自己的房间。

  晚饭后,在接待大厅开始进行笔会。王学仲先生因在天津刚做了手术,身体还未恢复,就没有参加笔会。于是,我和徐晓平便陪他回到房间休息。进入到房间,徐晓平指着我向他介绍:

  “王老,这是我们的分管县长,也写字呢!”

  先生便望着我说:“你工作这样忙,还有工夫写字,难得!”

  “你写谁呢?”

  “主要临写《圣教序》《十七帖》、二王手札,才起步,很肤浅。”我说。随后,我拿出我写的两幅字请他看。

  他看着字说:“看来下了点功夫,路子是正的。但有些字的笔画还不到位。”接着他又说:“字越入古越有味道。你现在写的是二王行草,帖学一路。是否再往前走,写写篆隶,临临摩崖、石刻、墓志一类,可能更好一些。”

  接着,他又给我讲了《礼器碑》《张迁碑》《峄山碑》等碑刻的用笔特点和临习要点。听着他的讲解,我连连点头,并由衷的冒出一句:“王老是名副其实的大家,听君一席语,胜读十年书。”

  随后,徐晓平局长又提出:“王老,请您给沙坡头旅游景区提个字好不好?”他痛快地答应了:“好的好的,等我回天津,写好寄过来。”此后,我们又闲聊了一阵,便退出来让先生早早休息。

  第二天上午,分成快慢两个组,由徐晓平带着大部分书画家按景点分布,快速游览;我和李树茂副主任则陪着王学仲先生在童家园子周围慢步行走。我们在园子里的林荫道上边走边聊。我向他介绍了沙坡头景区开发建设的前后过程,走着走着来到了“桂王陵”前。

  先生望着石碑,边念碑文边问:“真有这个桂王吗?”

  我说:“没有,这是一个美丽的民间传说。”这时,导游小郭便向王老详细讲解了“桂王城”的传奇故事。当讲到黄沙压埋了“桂王城”,在眼前这百米沙山下,至今还能听到报警的钟声和被埋百姓的哭泣声,“泪泉”“沙坡鸣钟”的景点便由此而来。先生听着入了神,便饶有兴致的要去实地看看。我们便带他来到“泪泉”旁,果然看到四五眼清泉从百米沙坡下流淌出来,汇成一股清流向林园深处流去。之后,我们又领他走上了百米沙山的顶部。

  站在沙坡顶上,纵目远望,大沙坡飞流直下,黄河水奔腾向东,延绵不断的崇山峻岭,郁郁葱葱的田园风光,沙、山、河、园汇集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看到这里,先生高兴的叫起来:“好景!好景!塞上江南真是名不虚传。”说着,便掏出随身携带的速写本,用钢笔画起了速写,刷、刷、刷,连续画了七八张。

  看着他那十分投入的样子,我不禁想:“天才出于勤奋,这话一点不假啊!”随后,导游小郭又领我们来到滑沙场,给大家安排了滑板,我们便慢悠悠的从百米沙山上滑了下来。

  滑到坡底,小郭领我们沿着石径向黄河边走去,来到了羊皮筏子漂流处。小郭给王老介绍了羊皮筏子的来历、制作过程及运输、载人等有关情况。听到这里,先生感叹地说:“我们的祖先不光是勤劳,也很有智慧啊!”说着,他也想坐羊皮筏子漂流黄河。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劝他不要坐了。他听了大家的劝告,便和我们沿着河堤回到了沙坡山庄。

  下午两点,我们继续陪先生到沙坡头北区游览。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波浪起伏、一望无垠的金沙海。先生十分激动,连声说道:“震撼!太震撼了!沙海比大海好看多了。”说着来到了骆驼场。工作人员迎了上来,给我们安排骑骆驼。我对拉驼人说:“王先生年龄大了,走趟短程就行了。”随行人员把先生扶上骆驼,坐稳后开始启程。先生骑在驼背上,缓缓向大漠深处走去,不时回头向我们挥手致意。骑罢骆驼,我们来到沙关驿客栈稍事休息,品茶闲聊了一阵,便来到了包兰铁路治沙展览馆。讲解员细心地讲着,先生认真地听着,还不时地提出一些问题,如:竺可桢到这里来过几次?中科院还有谁来过?世界上有多少国家的学者来这里考察学习过?人工治沙、机械治沙、植物治沙都有哪些特点……等等,讲解员都一一作了解答。当他了解到五十年代修建包兰铁路,是科技人员采用了中卫人的土办法——“麦草方格固沙法”挡住了风沙,使世界上第一条沙漠铁路畅通无阻后,他伸着大拇指对我们说:“中卫人了不起,土办法也能创造世界奇迹!”

  走出展览馆,离约定的时间已很紧了,我们快速上车返回南区。到了停车场,其他书画家们都已坐在大巴车上等候。送先生上车后,我们一起向他们挥手道别。这时,王学仲先生从车窗中探出上身,挥着手向我们喊:“中卫朋友多谢了!多谢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月,通信员给我送来一封邮件,来件地址是:天津大学王学仲艺术研究所。打开一看,先生给我寄来了三件东西:第一件是题词,写的是“宁夏中卫沙坡头旅游区,王学仲题”。这个题词后来刻在匾上,并广泛用作纪念品、宣传品的标签;第二件是写给我的一件手札,其内容是:“腾格里大沙漠纪游——碛里驼行触客怆,平沙浩漠敻无疆。薰风卷起金龙帐,人与人归一例黄”;第三件是,由他的助手用钢笔誊写的先生此次到宁夏作的四首诗:

  银川所见

  浩荡黄河依廓流,城隍北塔历兵鞲。

  贺兰山险古屏障,羌笛无声西夏丘。

  沙湖舟中口占

  半铺湖水半堆沙,塞外烟波最可夸。

  寒素无涯侵老眼,镜天永驻朔方霞。

  影视城赠张贤亮

  茅店酒旗影视城,荒村古堡阒无声。

  世间腐朽真能化,枯木神奇著盛名。

  中卫沙坡头有作

  大河萦带水圜湾,秦塞汉营代筑关。

  横渡革囊真北堑,风回碛落沙坡山。

  在这几首诗下边,先生亲笔注了“学军先生留念”六个字。

  2013年10月,先生以八十八岁高龄谢世,当时我就想写篇回忆文章作为纪念,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写成。今天写出此文,追忆那次短暂而又难忘的会面,就作为对先生永久的纪念罢……

  (2016年秋)

【编辑】: 【责任编辑】: 【稿件来源】:中卫市新闻传媒中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