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吧!能勾起人内心深处的记忆
中卫新闻网(www.nxzwnews.net)   2021-11-18  字体: [][ ][ ] 

   我刚毕业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到老家的一个乡村学校,一待就是十余年。

  十余年在这个小村子里工作、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总让我记忆犹新。它犹如清泉,缓缓地流淌在我心间。每当想起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倍感亲切。

  那的天格外蓝、格外高,空气清新。闲暇时,我喜欢在田埂地头散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听着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望着天边的夕阳,那一刻,内心无比惬意,也充满无限遐想。偶尔碰见放学后帮父母去田间给牛羊铲草的几个孩子,他们远远地看见老师走来,嬉笑着,一边喊着:“老师来了,老师来了”,一边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

   

  孩子们爱劳动,也特别勤奋好学。冬天的早晨天还麻糊糊的,他们已经来到学校,像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给寂静的校园增添了生机与活力。我挺喜欢孩子们早晨的叫嚷声,因为这声音消除了我内心的恐惧,带给住单身宿舍的我极大安慰。他们来到学校,先点上蜡烛,拿出从自己家里破好的木材生炉子,这项活儿无需老师来教,更无需老师来做。不一会儿,校园内青烟袅袅,弥漫着柴草烧着的味道。等老师们走进教室,暖烘烘的,地也被扫得干干净净,桌椅摆放整齐,他们早已开始自觉地读书了,琅琅的读书声就像优美的歌……

   

  学校里的几位老师年龄都比较大,在岁月的历练中,他们显得特别沉稳。他们衣着朴素、待人谦和,尤其贺连吉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深。他瘦瘦的,背有点驼,三伏天还戴着口罩,听说有很严重的哮喘。他总是很礼貌地称呼我“肖老师,肖老师”。起初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怎么就不能称呼我“小肖”呢?说真的,他当我的父亲足矣。但是从他那亲切的称呼里,我领悟到一点做人的道理,那就是学会了尊重别人。

  学校离我家有四十多里路,每天来回跑是不可能的,只能住校了。这所学校也是刚建的,连围墙都没有。学校里没有床,怎么办?老师们就开始想办法了,贺连吉老师提议:“学校的旧课桌很多,不如搬来,两个并排放在一起,就是一张床了。”“天哪!让女孩子睡在桌子上,这怎么能行?”我心里感觉特别别扭。但的确再没有其他好的办法了。于是大家行动起来,找来几张旧课桌,试着放到一起,看看是否高低一致、长短合适。可是经过摆放,“床”着实太高了。于是贺老师又开始给我们想办法:“把桌子的腿锯掉一截。”嗨!你别说,还真行。就这样一张简易的“单人床”做好了。可是“单人床”的稳定性极差,稍一动就“咯噔咯噔”地响起来。怎么办?真愁人。贺老师弓着腰又到院子里找来一些大小不一的碎石、瓦片,垫在桌腿下面,桌腿不摇了,稳稳当当。贺老师的办法真多呀!贺老师的一举一动,都凝聚着深沉的父爱,我不需要说太多感谢的话,只能将这份深沉的爱奉献到三尺讲台,好好教书育人。

   

  冬天天冷了,宿舍里要生火,安装炉筒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件难事。在我束手无策之时,张英老师看见了,赶忙走过来帮忙。他看了一下炉筒说:“炉筒有点粗,炉拐子的口有点小,得处理一下。”他回家拿来铁钳子,不紧不慢地把炉筒子的口捏小,一节一节套好,又帮我把炉子装起来,张老师干这些细小活计很娴熟,完了还再三叮嘱我:“屋子里不能封闭得太严,晚上要注意通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我听来却是那么暖心。这让我不由地想到:他在教室里,给学生认真备课,充分准备每一节课,不错过每一个知识点;上课时给学生们不厌其烦的讲解,不懂的问题还时常请教我们新来的老师,这些足以反映出张老师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都能认真对待。

  我怀念在老家学校的那段时光,充实而又美好。我喜欢老家的学生,我更感激在老家遇到的教师们,在我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时,给予我帮助。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父辈们的淳朴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更学到了在生活中如何去尊重他人、帮助他人、善待他人,这些都让我终生受用。

  二十多年过去了,张英老师已经离休,贺连吉老师已故,他们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教育事业。今天的我,也步入了当年两位老师的年龄,在他们的影响下,我将继续谱写我教育事业的新篇章。  (肖云霞

 

【编辑】:李芳 【责任编辑】: 【监制】: 【稿件来源】:中卫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