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新闻网
001.jpg
中卫政府网 | 网络举报APP下载
  首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印象中卫 | 经济 | 民生 | 旅游 | 文化 | 法制 | 文明之窗 | 健康家园
 
父 亲 老 了
中卫新闻网(www.nxzwnews.net)   2020-07-22  字体: [][ ][ ] 

  □ 张小军

  前段时间,忙里偷闲,陪父母回了一趟老家。因今年情况特殊,我们已经有六个多月没有回去过了。时隔近二百天的老院子,经历了冬春的孕育,又恢复了绿色生机。

  近几年来,我们一直保持一个习惯,无论离家多远多久,每次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老家的一座山梁上,到爷爷奶奶的坟头跪一跪,看一看两位老人。

  经过出发前的一些必要准备,我便随父亲出发了。老家的那座山梁,距离老家院子大概只有一公里多一点的距离,不算很远,我们选择骑摩托车前往。本应是我驾驶带着父亲的,但父亲执意说,由他带着我。于是,我坐在父亲的身后。父亲启动了车子,随着车子的轰鸣,我们向那座山梁奔去。

  驶过几百米的公路后,车子带着我们开始爬山了。炎热的夏风,轻轻地吹打着我们的脸颊,时不时还有一阵山风,携带着被太阳晒焦的泥土芳香味迎面扑来,一种熟悉的再不能熟悉的故乡味道,通过鼻孔经过各种神经传输到了脑海深处。

  伴随着车子的颠簸,二十年前一幅极其相似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出来,时隐时现,那么远又那么近。那是我第一次上学时,同样是父亲载着我,那时,父亲骑的是一辆高架自行车,带着我去村里的小学报名。刚到入学年龄的我,因为身体有些瘦小,是被父亲抱着坐在那辆高架自行车上的。父亲用脚踩着车子的脚踏板,似乎毫不费力,那时的父亲才刚而立之年,现如今,我距离这个年龄也没有几年了。

  上山的路有些不怎么好走,父亲驾驶着车子看起来有一些吃力。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山路也不允许我们立即换过来,有些后悔让父亲驾驶了。经过父亲的努力,最终车子把我们带到了那座山梁之上,距离爷爷奶奶坟头不远处的一平坦地面。

  在爷爷奶奶的坟头前,父亲跪在一侧,我在另一侧。长在坟头上的杂草,重新更换了一茬,它们陪着爷爷奶奶走过了一年又一年,而我却走得越来越远。我的视线时不时落在父亲身上。忽然,一阵山风吹来,父亲用手压了一下自己头顶戴的帽子,这一举动引起我的注意,因为父亲压帽子的动作看起来带着一点慌乱。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认真观察过父亲,这一刻才发现父亲的面容已变得苍老。

  荒凉的山梁上,草木稀疏,绿色稀缺。山脚下村里的红砖瓦房,在几座大山的映衬下,显得那么渺小。这个被我“逃离”了十多年的故乡,永远伫立在那里,等待我们每一个在外的人儿回来。

  看望了爷爷奶奶后,父亲再一次驾车返回。这一次,是我有意的。下山车子走起来比较容易,当下的父亲还能胜任。我想继续坐在父亲的身后,多体验一下被父亲载着的感觉。坐在父亲的身后,我很贪恋那种感觉,甚至有一种想拥抱父亲的想法。二十年前,那个懵懂的我,每次被父亲载着时,父亲总会嘱托我用双手抱着他的后腰,担心我摔下来,他也会时不时伸手到后面来,摸我有没有坐稳当,但我总不愿意去抱着他,觉得没有必要,也很麻烦。二十年后,当父亲再一次载着我时,没有了父亲的嘱托,而我也没有了去拥抱的勇气。

  坐在父亲的身后,他那斑白的头发清晰可见,犹如那山梁上稀疏的草木,却又不同于草木,草木春风吹又生,而父亲的头发只会变得越来越稀疏、越来越白。

  在不经意间,我们下山了,车子回到了老家的院子,这段被父亲载着的体验也结束了。这两年来,因一些原因,父母随我生活在一起,有时我们难免会因为一些事情发生口角,但每一次又深深懊悔,毕竟父亲都是在为我考虑。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也终将会像父亲一样,为自己的下一代操心。

  生命能有几个二十年,父亲从二十多岁的青春年华开始,把自己的二十多年奉献给了我们兄弟姐妹,而岁月催促他一天天变老。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重回二十年前,坐着父亲的车子,紧紧地拥抱着他,久一点,再久一点,让时光慢些、再慢些……

【编辑】: 【责任编辑】: 【稿件来源】:中卫市新闻传媒中心
分享到: